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228章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

作品: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|作者:恩很宅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8-02 03:32:30|下载: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TXT下载
  乔氏集团高层办公室。

  乔箐坐在中间的位置,被现场所有的高层质问、控告、讨伐。

  乔箐显得很淡定。

  乔锦鸿本来对乔箐是窝着一肚子火,这一刻却不得不承认,乔箐的模样让他从内心深处的佩服。

  他以前也面对过高层七嘴八舌的针对,他只想息事宁人,早点结束了那场会议,就是觉得自己没有底气和他们争吵,然而现在的乔箐,不卑不亢,对于这么多人的反抗,她居然可以这般的无动于衷。

  甚至在吴敏指着鼻子骂的时候,她不但没有被震慑住,反而气场看上去比吴敏还要强。

  要知道吴敏主要做公关客情的,一张嘴不饶人,而且嗓门又大,反正在公司不管和谁吵架,从没输过。

  此刻却被乔箐给降住了。

  一句带着威信的“你可以试试”,直接让吴敏整个人愣在了当场,半点没有说出一个字。

  乔箐从座位上站起来,她说,“你们之中谁对这起人员变动以及裁员有不满的,大可以闹出来。但闹出来到底是谁的颜面过不去,我希望你们在看过各自的那份文件之后,再做掂量。”

  说着。

  乔箐一个眼神。

  艾米连忙把提前就准备的文件,一对一的给了现场的所有高层。

  高层都是很生气的拿过那份文件,动作很大的翻开,显然是对乔箐极度不满。

  王为一边打开一边说道,“又是些什么东……”

  说到一半话,就这么,突然戛然而止。

  他看着面前的文件,脸色突然就变了。

  甚至于,额头开始出汗。

  他抬头看了一眼乔箐。

  是没想,文件内容是他几年前签订的一个综合物质采购的合作案,这个合作案他抽取了一部分提成,提成本来就不多,一般情况是不可能被发现了的,而且对方也是拿得现金给他,按理是没留下蛛丝马迹的,但是现在就是被乔箐给拿了出来,他整张脸都变了。

  与此。

  吴敏看着面前的文件,整个人脸色也是360度大转变。

  她没想到,为了爬上更高的位置,当年陪睡了在场很多人的照片就这么曝光在了文件里面,要是真的被披露了出来,她根本就没脸待在这里。

  她咬牙,看到这些东西又气氛又觉得羞辱。

  要知道现在她坐上了高级总裁的位置,自然对其他人就不屑一顾了。

  然而要是被曝光。

  她脸色难看到极致。

  其他的高层,到多数脸色都是如此。

  现场所有人,全部都鸦雀无声了。

  没有任何再对乔箐的人员变动,敢在多说一个字。

  乔锦鸿被眼前的一幕怔住了。

  他皱眉,完全不知道乔箐给面前这些高层准备了些什么文件,让现场的所有人突然就像没了底气一般,变得沉默,甚至妥协。

  乔箐到底,做了些什么?!

  乔锦鸿忍了忍,保持了沉默。

  毕竟这样的环境下,也不宜开口询问。

  一问,就显得自己什么都不懂,明显降低了他的身份。

  乔箐看所有高层都不再开口说了,才不缓不急的说道,“相信各位领导已经看到了自己被裁员的或者降职或者平调的原因,我在这里就不公开了,大家明白自己为什么离开的就行。当然,如果还有觉得不公平的,觉得自己很委屈的,或者是对你产生了误会的,现在可以单独提出来,我尽量给给位解释清楚。”

  此刻,谁还敢提出来。

  提出来,不就是揭了自己的老底吗?!

  现场鸦雀无声。

  就是刚刚都要把房顶吵翻了架势,现在就顺便变成了哑巴似的。

  乔箐等了好几分钟,“要是大家没什么意见,那么接下来我会对这次的一个人员变动进行发文公布。还请各位领导,在三天之内,完成所有的交接或者离职手续。”

  “乔总。”吴敏咬牙开口了。

  “吴女士请讲。”乔箐态度显得还很好。

  “乔总给我的工作评价我认同。”吴敏认了。

  乔箐笑了一下。

  职场上大人,还真的会偷换概念。

  如此的说法,也或许会让人觉得,她确实是工作上的原因才会导致她离开乔氏,而不是,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丑闻。

  “但是,我在乔氏这么多年,这么多年,我一直勤奋不已,也带领着我们公关部配合乔氏拿下了不少大单,现在说让我走就走,我确实有些心有不甘,就算今时今日我的能力不足了,但我为公司奉献了这么多青春……”吴敏大概还是有些不服气的。

  乔箐点头,“所以,各位高层是没有看完我给各位高层的文件,文件最后面写了补偿方案了,对于调职和辞退都要一个明确的方案。简而言之,调职的人员,不管是降职或者平迁,原本的工资不变,该有的所有高层福利全部享受。”

  王为有些不相信还会有这样的待遇。

  他连忙翻开最后面,确实看到了乔氏的一个补偿合同。

  他抬头看着乔箐,“你怕是在骗我们?”

  乔箐笑了一下,“董事长都已近签字盖公章了,你们一点签字就成立。降职裁员你们告不了我,但是我如果不履行合同义务,你们一告一个准。”

  王为显然有些受宠若惊。

  按照他现在手上拿着的这份资料,乔氏不仅可以不补偿他,还能让他这辈子都敢怒不敢言,然而乔氏却突然给了他这么大一颗糖。

  他突然有些看不明白乔箐了。

  乔箐也能看出王为的心思,她直言,“虽若现在各位高层确实不再适合这个岗位,但以前的功劳功不可没,我乔氏当然会给予最大的补偿。而这次的人员变动,我不得不再次解释,不是乔氏要舍弃你们,而是我们需要一批更适合这个岗位的人才来继续让乔氏辉煌。还请大家理解。”

  “我理解。”何其连忙拍马屁了。

  就是这么一会儿功夫,瞬间倒戈。

  乔锦鸿有些诧异的看着何其。

  这个何其,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。

  何其似乎也注意到了乔锦鸿的眼神,他没搭理,心里却也是明朗得很。

  抓住了自己把柄还给自己这么大好处,他疯了才会和乔氏对着干。

  那一刻也不得不承认。

  乔箐果然,比一般人聪明太多。

  至少他就被乔箐收买了。

  是明知道乔箐这样的行为就是故意想要逼走他们离开重要岗位,但还是被彻底收买。

  毕竟。

  分明可以不花费一分一秒就能够赶走他们,现在却还给予了他们这么大的好处,纵观南予国这么多的大型企业,大概没有哪个企业能够做到这么大度。

  他是真的佩服乔箐这个女人的魄力。

  而以他对乔氏乔锦鸿甚至乔正伟的了解,他们可不会这般大气。

  所以这一刻,是由衷的佩服乔箐。

  其他高层也全都都附和了何其的观点,一时之间,那些被降职被调遣的高层,到最后全部都一脸感激。

  乔锦鸿脸色更不好了。

  乔箐到底葫芦里面卖了什么药。

  他越发的好奇。

  “那我们呢?”吴敏问,“其他不离职的人可以得到这份待遇,我们呢?”

  “你们。你们按照你们退休年限,工资减半,福利照常。也就是说,乔氏会无偿的给你们继续买保险公积金,知道你们退休为止。”桥清一字一顿。

  吴敏就这么看着乔箐,是惊讶,很惊讶。

  乔箐说,“乔氏从来不会亏待了任何一位员工,更别说做出如此大贡献的高层领导。而乔氏的这番举措,还希望得到各位高层领导的认可,并给予正面的宣传。”

  所以。

  乔箐是打算这波裁员,不仅不会得到负面影响,反而还想要把乔氏的人文道义炒作一番。

  “放心,对外我知道怎么说。”何其连忙保证道。

  其他人,也都全部保证。

  乔箐嘴角一笑,“既然达成共识,我就不耽搁各位时间了,三天时间,希望大家可以各居各位。”

  说完。

  她又转头,对着乔锦鸿显得很是尊敬,“总经理,我的会议到此结束,请问你还有什么要总结发言的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各位散会。”

  乔箐宣布完毕。

  乔锦鸿先走出了会议室。

  乔箐跟随其后。

  其他高层也迅速离开。

  约莫着现在所有人手上都拿着那份见不得光的文件,自然都不想被别人看到了,当然就要,赶紧撤离。

  乔箐回到办公室。

  刚坐下。

  电话响起。

  她看了一眼来电。

  乔锦鸿应该要撇死了。

  乔箐慢条斯理的,给艾米打了一通电话,“帮我泡一杯咖啡。”

  “好的乔总监。”艾米恭敬的答应。

  “卡布奇洛。”乔箐突然提醒。

  艾米一怔。

  以前都喝黑咖啡不加糖的。

  乔箐没有解释。

  她只是突然想起燕衿说,应一下心情。

  所以喝点甜的。

  她好像现在越来越会主动想起那个男人。

  想起的时候,还会,嘴角带笑。

  她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所期待。

  但她觉得,这段时间,就算是偷出来的幸福,她也要好好享受。

  至少。

  在分开的时候,不留遗憾。

  艾米泡了一杯卡布奇洛放在乔箐的面前,恭敬道,“乔总监,乔总经理貌似找你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乔箐说,“我喝完了咖啡回去找他。”

  艾米是真的觉得乔总监霸气啊。

  就是做任何事情都是这么胸有成竹。

  都是这么,不急不躁,沉着冷静。

  乔箐喝完咖啡,还补了个小妆,又整理了一下衣服,才离开办公室,去乔锦鸿的办公室。

  这之间,乔锦鸿打了3个电话来催促她。

  她都说,马上就到。

  但就是,老半天都没有挪动一下。

  此刻。

  此刻,乔锦鸿大概是气炸了。

  她敲门而入。

  乔锦鸿怒火冲天,在乔锦鸿旁边的是乔祯。

  乔祯刚刚也全场参与了高层调动的风波,现在估计也是满脸好奇,好奇的同时,大抵上还嫉妒得发狂。

  她显得很恭敬,“总经理,你找我?”

  “你别给我装模作样了!”乔锦鸿似乎不想和乔箐演戏了,他狠狠的质问道,“你做了什么手脚,让所有高层都接受了你的调动?!”

  乔锦鸿大概想都没有想到,这次的人员调动会顺利到这个地步。

  而他当时用了2个月,用了2个月毫无成绩。

  一想到可能会被人议论纷纷,乔锦鸿脸色就更难看了。

  更重要的是。

  乔箐此刻看着他,却没有开口回答。

  乔锦鸿气急攻心,他猛地一下一巴掌“啪”在办公桌上,“乔箐,你愣着做什么!让你回答我,你做了什么手脚?!”

  “不是我不回答,是爷爷不让我告诉你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!”

  “爷爷说,关系到一些商业机密,不能对第三个人说。我也是听爷爷的安排。”

  “你!”

  “总经理,我不能违背了爷爷,你要是确实想知道,你就去问问爷爷吧,让他告诉你。”

  乔锦鸿脸色难看得很。

  乔箐又补充道,“而且这次人员调动的方式方法,也都是爷爷教我的。要不然单凭我,哪里可能让所有高层都心服口服。”

  乔锦鸿冷冷的看着乔箐,压抑的愤怒越来越明显。

  乔箐的意思是,所有的一切都是乔正伟教她的。

  而乔正伟居然教乔箐不教他。

  他隐忍着身体都在发抖。

  “所以总经理还是去问问爷爷吧。”乔箐微微一笑,笑得一脸单纯。

  模样看上去还很无害。

  乔锦鸿此刻气炸了。

  他冲着乔箐怒吼,“你别在我面前得意!”

  “我没有得意,只是爷爷交代的事情,我没办法不听从他老人家的安排。”乔箐满脸无辜。

  越是这般,越是让乔锦鸿气得恨不得一巴掌打在乔箐的脸上。

  乔箐自然也看得出来乔锦鸿的怒火。

  她嘴角拉出一抹浅笑,她说,“如果没有其他事情,我就先出去了。毕竟虽然各位高层全部都接受了我们的人员调动方案,但是,我还是会有些担心会不会有突发事件。”

  乔锦鸿什么都说。

  乔箐也不需要征求他的同意,直接就走了。

  乔箐一周,乔锦鸿脾气就毫不掩饰了。

  他狠狠的打着办公桌,在发泄情绪。

  乔祯此刻也是很生气,看他父亲气大,就不敢发脾气了,只是在旁边待着。

  乔锦鸿发泄了好一通,才冷静了下来。

  乔祯看乔锦鸿脸色稍微缓和了些,连忙说道,“爸,乔箐什么意思,刚刚她的意思是不是爷爷现在都想着乔箐了。”

  乔锦鸿瞪了一眼乔祯,没有回答。

  乔祯看乔锦鸿是默认了,一下就慌了,“不会,爷爷现在对乔箐转性了吧。看着现在乔箐又有能力,又有钱,所以就想着把乔氏都给乔箐了。要是这样,爸,我怎么办?我怎么办啊?!”

  “够了!”乔锦鸿愤怒无比,“你要是多点能力,至于现在被逼成这个地步了!”

  “可是,可是……我还是接受不了啊。爸,我死都不会接受乔氏就这么落在乔箐手上的,你想想办法,我是你唯一的儿子啊,只有我能够继承你的血脉,只有我可以传宗接代。”

  “你除了这么逼我,你能想到什么办法吗?!”乔锦鸿吼着乔祯,“半点用处都没有。”

  乔祯被乔锦鸿说得,脸一红,“也不是我自己的错,谁让你都没有教我什么。”

  “乔祯!”乔锦鸿气得吐血。

  “本来就是。”乔祯此刻大概也是在火气上,说话也没了分寸,“爷爷现在都不信任你,还不是因为你能力不够。我这些年跟着你,我在你身上确实也没有学到什么……”

  “你给我闭嘴!”乔锦鸿被自己儿子说得有些难堪,“你有本事儿,你自己去争取啊!乔箐根本没得人教,现在就是鞥呢这么厉害,你怎么不去比比?!”

  乔祯被乔锦鸿吼得,不敢再多说了。

  乔锦鸿冲着乔祯,“给我滚出去!”

  “爸,乔氏的事情……”

  “让你滚!”乔锦鸿气大得很。

  乔祯不敢再反抗,离开了。

  乔锦鸿发气的把面前的东西全部推在地上。

  要是。

  要是乔氏真的交给了乔箐……

  他绝对不会同意!

  死都不要会同意!

  ……

  乔箐回到办公室。

  心情很好的又让秘书泡了一杯卡布奇诺。

  她就这么慢悠悠的品尝着。

  捉摸着此刻的乔锦鸿应该气大了。

  不仅气得要死,还很不心甘吧。

  她故意让乔锦鸿以为今天的所有一切都是乔正伟教她的,而乔正伟教她不教他,乔锦鸿心里应该又有了另一干秤了吧。

  对待乔正伟和乔锦鸿这两父子,同样心狠手辣的两父子,就应该,让他们互相残杀。

  乔箐心情很美丽。

  她看了一眼来电,接通,“爷爷。”

  “听说事情很顺利。”

  “爷爷消息真灵通,我本来打算给爷爷汇报的。”乔箐显得非常恭敬,“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,确实很顺利。现在就等着各位高层去自己的岗位或者离职了,我猜想三天时间,应该可以完全搞定。”

  “这些人走了,想过谁来担任一些空缺没有?”

  “已经想过了,我会马上让秘书拟定招聘广告。按照现在乔氏的一个发展局势,报名的人应该不少,爷爷不用太担心,最多一周时间,我可以给爷爷一个完美的答复。”

  “我相信你。”乔正伟现在对乔箐的肯定,毫不掩饰。

  “谢谢爷爷。”

  “今晚,回乔家吃饭,我让佣人准备一些你爱吃的饭菜。”

  “爷爷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吗?”乔箐微微一笑。

  “不知道,我难道还不能问?”乔正伟反问。

  这只老狐狸,这把岁数了还真的反应很快。

  乔箐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告诉了乔正伟。

  显然就是在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
  表明自己接受乔正伟对她的好。

  乔正伟说,“箐箐,爷爷以前对你关心不够,以后,爷爷尽量弥补。”

  “好。”乔箐也是一口答应。

  不太煽情。

  太煽情就显得太假了。

  要让一个人信服自己,得张弛有度。

  “那下午等你回来,让燕四也一起吧,现在你们结婚了,自然就一起回来。”

  “我问问他。”

  乔正伟应了一声。

  乔箐说了再见。

  待乔正伟挂断电话,乔箐才放下手机。

  乔正伟现在对她如此大改变,当然不是真的为了弥补她,甚至也不是为了重用她,不过就是想要利用她,由始至终,还是只有利用。之前大抵是没想到她能力能够突出到这个地步,所以自然不用表现得太殷勤,现在突然发现,她的能力好像超乎了他们的想象,所以开始发起进攻了。

  乔正伟什么如意算盘都打得很好。

  她甚至在猜想,当年她母亲是不是也被乔正伟这般欺骗过。

  否则以她母亲的能力。

  至少从程凯之口中说出来,她母亲不会是被轻易算计的人。

  当年车祸身亡。

  意外来得,始料不及!

  她嘴角拉出一抹血腥的笑。

  善恶有报。

  不是不报。

  哪一天乔正伟死在了自己儿子手上,他就知道,这份报应来得有多,惨烈了!

  她把面前的卡布奇诺喝完。

  刚刚觉得甜的味道,此刻却突然觉得苦涩无比。

  血海深仇,不共戴天!

  她默默的调整情绪,缓缓,拨打电话。

  “箐箐想我了?”燕衿磁性的嗓音,总觉得每一个字,都带着情色的味道。

  她说,“不敢想。”

  “嗯?”那边似乎是从鼻息间发出来的声音,真的是让人全身起鸡皮疙瘩。

  乔箐咬牙。

  她绝对对这么骚的燕四爷,正面刚。

  她说,“我怕,想太多,就下不了床了。”

  那边似乎是怔了两秒。

  然后下一刻,又突然笑了出来。

  分明有些控制不住的笑声。

  笑得乔箐都尴尬了。

  “你别笑了。”乔箐的口吻中,分明带着撒娇的语调。

  乔箐很少撒娇。

  除了在某些时候,某些情不自禁的时候会嗯哼两声,其实不是在撒娇,大概是情动之时的娇嗔,只是听上去像是在撒娇一般,燕衿每次都会更加,把持不住。

  此刻也是,心都甜化了。

  他说,“总觉得你在暗示我什么。”

  “我没有。”乔箐反驳。

  整张脸都被燕衿说红了。

  分明他们之间也没说什么,但此刻就是脸红耳赤。

  “话说,箐箐突然主动想起为夫,是有事情交代?”燕衿话锋一转,变得一本正经。

  乔箐控制自己的心跳频率,说道,“乔正伟让我们今晚去乔家吃饭。”

  “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”

  “毕竟,现在乔正伟想要逃好了我。”

  “箐箐果然厉害,这么快就让乔老爷子上钩了。”燕衿淡淡的说着。

  乔箐抿唇。

  她基本上没给燕衿说什么关于她动乔家人具体事情,但他就是能够清楚明了的知道,她的所有方式方法。

  心里有些……说不出来的情绪。

  她其实也会担心,有一天是不是就被燕衿发现了一切。

  那句“只有你杀我,没有我杀你”与其说是一句誓言,倒不如说是他在给她忠告。

  忠告她,我不杀你,是因为……即使你想杀我,也杀不了我。

  乔箐对燕衿的话,总是会思考很多。

  因为程凯之总是提醒她。

  燕衿不是个好人。

  其实程凯之也不是。

  她也不明白,程凯之为什么就这么有底气的说别人坏。

  乔箐有些许的沉默。

  燕衿并没有在意,他说,“今晚不能陪你回乔家了。”

  乔箐有些涣散的思维,被重新拉回注意。

  “有点事情,大概出差一周。此刻正在赶往机场,打算登机前给你报告的。”燕衿说得云淡风轻。

  乔箐眉头微皱,“是出差谈生意?”

  “不完全是。”燕衿回答。

  乔箐抿了抿唇。

  到嘴边的话,就又咽了下去。

  她说,“一周吗?”

  “最早也要5天。”

  “好。”乔箐点头。

  “想我可以给我发视频打电话,我24小时开机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到机场了。”燕衿没得到乔箐的回答,也不尴尬。

  “一路顺风。”

  “……”燕衿脸微变。

  乔箐立马改口,“坐飞机不能说一路顺风。得说,一路平安。”

  燕衿明显笑了。

  他说,“记得想我。”

  然后。

  挂断了电话。

  秦辞坐在燕衿的旁边,真的是被身边这货肉麻到,鸡皮疙瘩掉了一地。

  这男人结婚前和结婚后变化要这么大吗?!

  他估摸着这辈子都没见燕四这么笑过,估摸着前二十九年的笑容,都没结婚这三个月加起来的笑容多。

  他低头继续处理自己的事情。

  他看着微聊上发来了一堆女人照片。

  一个个长得倒是妖艳得很,身材也是好到爆。

  他是捉摸着,给阿衾的第一次,得让他有个完美的经历。

  他挑选了老半天。

  然后选定了一个长相相对清纯的妞。

  重点是这妞是第一次,否则他觉得阿衾太亏。

  他这次真的是也是花了血本的。

  这个要价20万的。

  他打钱的时候,也手软。

  “还不下车?”燕衿提醒。

  秦辞连忙回神,他看了一眼机场,一边打开车门一边回复信息。

  他把阿衾的住家地址发了过去。

  今晚。

  今晚他就要让阿衾彻底的摆脱池沐沐!

  他放下手机,跟上燕衿的脚步。

  两个人直接走向了机场口。

  秦辞问,“是突然出什么事情了吗?这么急着离开。”

  “沈家这段时间动静很大,查到了很多线索,以防万一,要重新隐蔽。”

  秦辞脸色沉重了很多。

  是觉得有些事情,离自己越来越近了。

  燕衿也发现了秦辞的情绪。

  他说,“我倒希望早点结束。”

  秦辞看着他。

  “这么多年,不累吗?”燕衿问。

  “你累了?”

  “累了。”燕衿直白,“想安定。”

  “为了乔箐吧?!”秦辞完全是肯定的。

  “或许吧。”燕衿没有否认。

  “但是你想过,乔箐到底是谁没有?”

  燕衿眼眸微动,没有回答。

  “程凯之,和沈家或许有关系。”秦辞说。

  其实,一直以来都还是没有放弃调查程凯之。

  燕衿沉默的听着。

  秦辞说,“当年,沈家夺权的时候,有一股地下势力在一直做暗地支援。其实内战开始的时候,原本帝家胜券在握,是后来突然出现的一股强大势力,让帝家后来溃不成军,输得一塌糊涂。这股势力也是相当的神秘,或许也是沈家故意隐瞒,反正内战之后,沈家一坐上了一国首领的位置,那股势力就突然凭空消失了一般。现在,我还没有证据证明程凯之和这股神秘势力有关,现在明确的是,程凯之真的是三角洲的黑手党,我查到了他出入黑手党总部的进出记录。”

  燕衿脸色微变。

  “能够随便出入,职位应该不低。而我之所以怀疑程凯之和沈家有关,就是因为这个黑手党也很神秘,我派了很多能力超强的间谍想要打入内部,每次都以失败告终。前不久,有一个间谍靠近了黑手党总部,却终究只是在外围,走不到心脏命脉。我们这些年也接触过国内国外这么多组织,不管是白道黑道,还没有一个让我们一直攻克不下来的,而三角洲这个,就真的没攻下来。”

  “说重点。”燕衿表情很冷。

  秦辞看了他一眼,“一个对外这么防备的组织,一定隐藏着巨大的秘密。这个秘密一旦公布,极有可能就会引起某种程度的动荡。动荡在我这里最低标准的定义就是,会影响到一个国家的政体。所以,我怀疑三角洲的黑手党和沈家有密切关系。”

  燕衿点头。

  似乎是认同秦辞的观点。

  “如果有关系……”秦辞看着燕衿,“你和乔箐,会成为了对立的一面。”

  “不会。”燕衿直白。

  秦辞也是真的对燕衿无语。

  爱一个女人,到底爱到什么程度,才会这么无条件的相信她。

  “我们不会。”燕衿补充。

  他说,我们不会。

  意思是。

  到最后,总有一个人会在自己的立场上,妥协。

  不可能会是燕衿。

  秦辞很清楚,这件事情上,妥协的人绝对不可能是燕衿。

  那么这个人就只有乔箐。

  而他就真的这么有信心,可以让乔箐妥协吗?!

  秦辞叹了口气。

  是真觉得。

  那位乔大小姐,没这么好说话。

  但愿。

  这个世界存在奇迹!

  ……

  乔箐和燕衿通完电话,脑海里面想了很多。

  她总觉得燕衿这次的离开,不单纯。

  她试图想要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他走得这么急,却又害怕去知道。

  所以终究,她选择了逃避。

  程凯之一直说燕衿和她立场不同。

  现在燕衿不是前朝帝家遗孤,也和她立场不同吗?!

  她其实很矛盾。

  有时候。

  也会害怕,失去。

  即使一直想着,不留遗憾。

  下午下班。

  乔箐去了乔家大院。

  她走进大厅的时候,乔锦鸿和乔祯也已经回来了。

  两个人看到乔箐突然出现,脸色都不太好了。

  连带着在热情招呼乔锦鸿的林清雯,脸色都变了。

  这家人现在对她倒是真的毫不掩饰了。

  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乔锦鸿脸色一沉。

  今天还没让他气够,现在还回来让他添堵?!

  “我回来吃饭。”乔箐回答。

  “我让你回来了吗?”乔锦鸿声音有些大。

  “我让她回来的!”客厅中的室内电梯门打开,传来乔正伟严厉的声音。

  乔锦鸿心口一惊,连忙转头。

  乔正伟被佣人推着轮椅过去,脸色很不好,“怎么了,我让箐箐回家吃顿便饭,还要经过你同意不是?”

  “爸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乔箐突然回来,也没打声招呼。我怕家里的佣人什么的都没准备好晚餐。”乔锦鸿心里不爽,但还是表现得很尊敬的样子。

  “箐箐会自己家,打什么招呼。以后通知厨房,都给我多备上几份,以后箐箐回来,可以随便吃。”

  乔锦鸿脸色明显很不好。

  乔正伟当没有看到。

  他让佣人把他推到乔箐的面前,“燕四呢?”

  “他临时有事儿出差了。”

  乔正伟也不介意,他温和道,“去洗个手,准备吃晚饭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乔箐连忙去公用洗手间。

  乔正伟冲着在旁边愣着的林清雯严厉道,“还不让厨房开饭。”

  “是。”林清雯连忙反应过来,立刻走向了厨房。

  乔箐关上公用洗手间的门。

  她嘴角冷冷一笑。

  乔正伟以为这样是在收买她的心。

  殊不知,他这样的行为,就是在让乔锦鸿有了异心。

  一旦乔锦鸿不再信任乔正伟了……

  乔箐残忍一笑。

  那也是,乔正伟自己的该有的下场。

  她走出洗手间。

  乔正伟似乎专程在等她。

  乔箐非常乖巧的走到乔正伟的身边,甚至从佣人手上推过轮椅,亲昵的推着乔正伟去饭厅。

  要知道,乔正伟已经很久没有和他们一起吃饭了。

  现在因为乔箐,居然又重新的坐到了餐桌上。

  乔锦鸿原本一家之主的位置,只得腾了出来。

  在乔锦鸿的心目中,自然又是一份无法接受的,侮辱。

  饭菜上桌。

  乔祯一看到面前的菜系,脸色一下就变了,“今天都做的什么菜,一样都没我喜欢吃的!把厨师给我叫出来!”

  “够了!”乔正伟脸色一沉。

  乔祯吓了一跳。

  “是我让厨房这么做的。”

  “爷爷,你明知道我不喜欢吃这些……”

  “箐箐喜欢吃,我专程给她做的,你不爱吃就别吃。”乔正伟没好脸色。

  乔祯气得都要炸了。

  林清雯连忙打着圆场,“箐箐难得回来,做箐箐喜欢吃的也是应该的。来,阿姨帮你盛一碗海螺汤,味道真的很鲜美,相信你会很喜欢喝的……”

  说着,林清雯就很主动的给乔箐盛汤。

  就是在故意表现。

  乔箐也没有拒绝。

  在林清雯盛汤递给乔箐那一刻,乔箐不着痕迹的碰了一下林清雯。

  滚烫的汤水溅在了林清雯的手背上。

  林清雯惊吓着,猛地把汤水扔掉了。

  此刻的乔箐的手就在这碗汤的面前,汤水一倒,一部分就倒在了乔箐的手背上。

  “啊!”乔箐叫了一声。

  饭桌上因为这个举动,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乔箐。

  林清雯也被吓到了。

  这么多年,她还从来没有这么失误过。

  而且刚刚她很清楚,她是被乔箐碰了一下才会放开汤碗的,她带着些责备的口吻,“箐箐你碰我做什么……”

  “啊!”乔箐似乎还痛得不行。

  乔正伟连忙吩咐着佣人,“还不去拿冰块过来给大小姐冰敷。”

  佣人连忙过去。

  乔箐捂着自己发红的手背,“小妈,你把汤水倒在我的手上,你还说我碰了你。我本来都以为是小妈不小心的也不想计较的,但是你这么恶人先告状,我真的有些接受不了。”

  “我恶人先告状,刚刚分明就是你碰了我……”林清雯试图解释。

  乔箐直接打断了她,还显得很是委屈,“小妈不待见我,不欢迎我回来,你直接告诉我就行了,我以后大不了就不回来了,要是想爷爷了就给爷爷打电话,或者视频通话。小妈犯不着拐弯抹角的用这样的方式来提醒我。”

  林清雯压抑着极大的怒火,那一刻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分明她才是被冤枉了,现在反倒是乔箐受到莫大的伤害了?!

  乔箐这个贱人,什么时候这么能演了?!

  乔箐暗自冷笑。

  她也要让林清雯尝尝,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!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这段时间多走点剧情。

  剧情中参杂一些感情。

  尽量给位小可爱忘掉池沐沐给大家暂时带来的不愉快。

  今天早点更新。

  希望能够给大家一个惊喜。

  明天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