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四百一十四章 拳拳相报

作品:灵契之主|作者:玄机梦境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8-01 12:13:09|下载:灵契之主TXT下载
  从地王殿洞口前的平地去看,另一座雪山上的世界无比纯净,像一个崭新洁白的世界,不容任何玷污。可其上,总是出现坑洞,雪花被肆意轰炸。眨眼出现上百个,最后满是疮痍,将先前美感尽数毁灭,不留半点。

  雪花所成的世界像块松软的棉花糖,此时被破坏,令阿烛觉得可惜。可她很快在悔意中祈祷,希望隆随宏一定要赢。每一场战斗,都是对他们的考验,他们不会于此停步,可就怕受伤过重。

  大雪开始卷积,从地面呈暴风之势向天空而去。雪花中的水行元气冰冷而浓烈,这将是高政最强的一招。他要将隆随宏冻僵在里面,前者对其施展杀招,他也无需再容忍,以暴制暴,乃他的强项且一贯作风!

  看着大雪将隆随宏困住,站在地面的高政一阵喘息。水行武者和土行武者硬碰硬,还是勉强了些,所以他此时浑身是伤。虽说他们都没有使用锐器,可身上淤青无数,高政眼角更是肿到将整个眼睛都包住,令其看不到四周。不过这还算好的,因为近乎破碎的颧骨,已令其呼吸都觉得痛。

  胸口下陷,右腿近残,可隆随宏还是在咳血之余结印,并保持手印不变。他先前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采用雪之分身将隆随宏拖住,随后将其困住。现在无论如何,都不能令其逃脱出自己的控制。成败,在此一举!

  先前蛮横的对碰进行了许久,现在总该迎来决胜局。高政铆足了劲,令地面的大雪不断上升,如成一连接苍穹和大地的暴雪通道。其中,元气尽情搅动,似被拧的衣服,只要力气用得足够大,手指伸进去也会被夹断。

  “等死吧!”

  高政抵抗着地面突然升起的岩石,想用这东西将自己的控制链打断,真是痴心做梦!高政聚精会神,身体中的元气以一种肉眼可见的寒气不断外放。它们融进雪花中,令其有了超乎自然的冰冷温度,将隆随宏冻成冰块。

  不得不说,自然的优势条件真的能给修行者带去很多便捷。就像此时的隆随宏,因为自身速度的原因,立即被高政抓住机会。而四周雪花的温度,已令其浑身有了一层寒冰。寒冰中的水行元气与隆随宏的元气互相进攻,相持不下,可时间越久,越显得后者略胜一筹。因此,一直沉淀的隆随宏机会来了!

  他并非一直在等待时机,而是这道风雪真的令其动弹不得,先前他感觉到了危险,幸亏足够冷静,知道能利用五行克制做些事。而现在,便是时候!

  拥有契约兽化作拳甲的右拳朝地面轰出,一道光束猛然向下,令地面颤动,随后整片大地都开始晃动。地震般的动静令高政警惕,可大地中的泥沙岩石,皆没有朝其进攻,而是朝天空卷去。

  雪花卷积还算正常,毕竟轻盈,可岩石沙土那么沉重,却依旧卷动,令人有些意料不到。可此时,在高政面前,脚下再大的岩石都成了流沙般中的沙砾,不断朝自己之前施展的雪柱而去。

  那道大雪风暴中有高政体内所有的元气,它只能成功,利用自然因素的他,成功将隆随宏困住,令其突破不得。可没想到他会使用同样的办法来破解自己的招数,这家伙,即便被冻僵,也这么冷静?

  事实证明,岩石也会冷,就像此时的隆随宏,于冰雪中瑟瑟发抖,牙齿不停打颤。高政的全力已令其感觉到了威胁,可只要他也使用自然的力量,便能在保留元气的前提下将其打败。

  被困的第一时间,隆随宏想到的是将自己的所有元气都释放出去。只要将其突破,高政即便肉搏也不是自己的对手。可为了保险起见,隆随宏还是准备借用自然,除了在海里,土行元气都能很自然方便的利用大地之力。此时,包裹住风雪的土泥岩石在空中定格,成了上下皆宽,唯独中间窄的奇异景象。

  “该死!”

  高政暗骂,他的元气已在岩石泥土中动弹不了丝毫,它们皆被吞噬,即便自己想让它们炸开都做不到。五行克制,真的犹如动物天敌!

  雪花外的岩石泥土令隆随宏得到了呼应,因此,他只需要付出原本一半的元气,便能令四周的雪花丧失用处。

  身上有土黄色的元气外放,泥土岩石中也有,两者交相呼应,雪花便没了继续支撑它们漂浮的元气,因此死了般堆积下落。

  当岩石泥土垮成一地,隆随宏也落了地,他站在雪花和岩石混合而成的雪白石堆上,看着不远处的高政。后者的脸色慌了,他甚至没能令雪花再和岩石争一争便输。那现在,只看隆随宏如何羞辱自己。

  雪花起,可不再因为高政的控制,而是因为隆随宏于其上划过。高政出拳,可雪魈所成的拳甲,已在隆随宏的巨狼下破碎。

  破碎的拳甲化作光点破散,同时,高政腿上的甲胄也没了任何作用,破碎时雪魈浑身是伤,白亮的皮毛成了血红色。那张凶猛的脸,于血淋淋中没了半点威风气。

  隆随宏的契约兽是一头巨狼,它进攻时足够凶猛,防御时身如顽石。它给予隆随宏沉稳的性子,也令在发动进攻时,释放出凶猛的气势。

  拳出不断,一拳紧接一拳令高政后退。他一开始还能挡住几招,因为隆随宏出拳的速度并不算快。可随后,就算他能看清隆随宏拳头的轨迹,也被他的拳头狠狠冲到胸口,连连后退。即便看穿招数,可接不住,也是徒劳。

  又是一拳,高政踉跄后退,模样狼狈,雪魈想来救他,可隆随宏正要轰出的右拳和左腿上的甲胄散开,成了一头巨狼。

  巨狼随无数破碎的小石子出现,石子落地,砸出乒乓的连环响声。其中,巨狼捕食般向雪魈而去,在其落地,并在巨狼的啃咬中气息萎靡近死时,高政也在隆随宏的拳下倒地并不断遭受拳击。

  比起巨狼,几十米高的雪魈太小,被其一爪扣在地上。狼爪锋利,将雪魈的身体抓出道道血痕,其中鲜血流淌。可真正致命的不是巨狼的爪子,而是它咬住雪魈的犹如镰刀的狰狞长牙。牙下血流不止,雪魈无力的闭上眼,只有高政还在坚持。

  一对含着凶气的眼睛盯着隆随宏,后者一阵出拳后,一拳对准他的眼睛,令其头晕眼花,可还没昏迷。

  “当时你似乎用了这招。”

  隆随宏将高政举了起来,这个动作,令袁岭主面色一寒。

  “喂,这招可不是随便用的!”

  “昨日高政这么对龙赢时,袁岭主可不像此时这样。”

  “能一样吗?”

  “怎么不一样?你的弟子是人,我的学生就不是?”

  管仲易喝声极大,况且龙赢是一位符师,遭受这样的进攻,比高政的下场惨多了。但他没说出来,因为那只是主观的问题,可现在,谁也别想阻止隆随宏出手。

  昨日袁岭主见到龙赢使用这招笑出了声,他觉得自己的弟子很强,能轻松打败学院的弟子便是最好证明自己的方式。可此时这招用在他身上,令其看向夫谷主,这得马上医治才行,否则落下伤,影响深远,甚至能改变他一生。

  将高政举过头顶,隆随宏猛地令其下落,随之膝盖上顶,令其脊椎咔擦一声断裂。痛觉如洪水猛兽,瞬间冲昏高政的脑袋。高政昏死前,一道声音出现在他耳边,永久徘徊,还有一只脚掌,踩在他眼前,令其模糊的视野最终被黑色掩盖。

  “你有什么值得傲慢的本事?连我都不如。”

  脚掌继续向下,令隆随宏讨厌的那张脸陷入地中。在其回到平地时,这边的袁岭主炸开了,像个被抢了食物的狂躁猩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