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百一十九章 血门宗主

作品:从阴司开始|作者:坠夏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20-09-16 21:04:12|下载:从阴司开始TXT下载
  上清门山脚。

  “真邪门,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和实力,屠戮整个上清门,连活口都没有。”

  把守山门的捕快嘀咕道。

  旁边捕快无奈的道:“你管他呢,等到平远候大军来了,我们就可以走了,守在都快憋死我了。”

  日夜守在此地,别说荤腥了,就是那酒水都没有。

  他们这群捕快哪里受得了。

  “这才几天,哎,你别说啊,我也挺想的,那玉楼中的娘们小嘴,真是丝滑,若是能够吹奏一曲。”

  起初那捕快一脸感叹着,随后发现旁边没了动静,忍不住道:“咋了,真憋死了?”

  回头一看,那捕快已经倒在了地上。

  不好!

  “咻!”

  又是一道冷冽的光芒袭来,那捕快也倒在了地上。

  ...........

  这和尚实力应该不一般。

  武成益暗道一声,他方才试探了一番,发现面前和尚竟神情丝毫不变。

  近来他也听闻一些关于佛门的消息,人皇礼佛,并且派遣工部修建天子庙,其似乎有意要将净土佛门引入北燕。

  没曾想,在这个时候道门教场上清门就被灭门了,而佛门净土的高手就在场,这让人如何不怀疑?

  武成益低声道:“大师此番前来,应该是为了东渡之事?”

  千叶禅师双手合十,缓缓道:“阿弥陀佛,武大人一语料中,本来贫僧已经准备西去,但没想到却发生了这等事情。”

  武成益缓缓道:“大师看来还需要在逗留一段时日了。”

  “只能如此了。”

  千叶禅师深深叹了口气。

  “施良,你先安排这位千叶大师在山下营寨休息。”

  武成益看向了施良道。

  “哗啦啦!”

  施良刚要说话,天空一响,顿时火花四射。

  “有人闯山!?”

  武成益眉头一皱。

  “哗哗哗哗!”

  数道黑影浮现,已经冲上了上清峰。

  “你们是.........”

  一个化骨境七品的城隍卫抽出腰间的斩阴刀。

  “噗嗤!”

  为首之人手掌一探,血手顿时洞穿了城隍卫的心脏。

  “扑通!”

  “扑通!”

  因为速度太快,那心脏还在跳动着。

  勾尺和陈刚则是面色一片苍白,没想到早上还和众人谈笑风生,实力强劲的化骨境七品高手瞬间就惨死了。

  “好大的胆子!”

  武成益暴喝一声,体内血气如江河一般涌动,斩阴刀一刀劈斩而去。

  “哄!”

  彷如一道斩断天际的刀气落下,周围空气都是四溢逃窜。

  融经境已经贯通了下丹田和中丹田,而且血气密布经络,肉躯已经到达一种身体极致,血气质量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。

  一刀震百里!虎啸声威!

  施良等人连忙向着后方退去,生怕遭到波及。

  为首黑衣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双手一伸。

  “吭哧!”

  那惶惶不可阻挡的刀气,被两指夹住,动弹不得。

  “大名鼎鼎的判官,实力不过如此。”

  黑衣中传来一丝冷笑。

  “砰!”

  随着双指扭动,那霸道的刀气瞬间消散,随后其手中出现了一条血红色铁鞭。

  “杀!”

  黑衣人身后数个高手也是冲了上来,奔向了施良,武熊成等人。

  一时间整个上清峰一片混乱,到处都是厮杀之声。

  施良脚步连连后退,想要躲在武熊成身后,没想到一个黑衣人双目透亮,一下子就盯上了他。

  “哧!”

  施良拔刀而出,一击迎了上去,顿时强悍的劲道袭来,虎口开裂,鲜血直流。

  “就这点实力吗?”

  黑袍中传来一道嘶哑的声响,“施大人。”

  “你是谁!?”

  施良听闻眉头紧皱,这黑衣人竟然认得他。

  他一只混迹在黎镇当中,只是一个小人物,根本就不认识多少人,但是面前黑衣人却认识他。

  “要你命的人!”

  那黑衣人冷笑了一声,手中铁爪狠狠向着施良探来。

  施良修为在化骨境二品,虽然修炼了两条玄脉,也就堪比一般的化骨境三品巅峰左右,但面前的那黑衣人实力确实实打实的化骨境五品。

  旁边阴司其他高手也是对上了黑衣人,鲜少有人能抽出手来。

  “铿锵!”

  “吼!”

  一头巨象怒吼!

  施良勉强挡住那铁爪袭击,只觉得胸口发闷,呼吸都是喘不上来了。

  瞬息间,两人对上了三四十招。

  施良身上多了数道深浅不一的伤口,血气也要见底了。

  又是一道铁爪袭来,直奔施良心脏。

  被逼入绝境的施良拿起腰际的生血丹,一口气吞服了三四粒,随后一团血气涌动,就像是泄了闸的洪水,奔腾不息。

  “自取灭亡!”

  那黑衣人嗤笑了一声,手中铁爪越快越急。

  大脑似乎都被血气充盈,施良只觉得鼻中带着一股血腥,双手死死的握住了斩阴刀向着前方铁爪砍去。

  “铿锵!”

  那黑衣人一个踉跄,脚步向着后方退去了三四步,这是他和施良过招第一次被击退。

  “噗嗤!”

  刀光飞舞而来,电光石火间快不可查。

  那黑衣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,一刀毙命。

  此时施良全身沐浴着鲜血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  周围一片混乱,地上也都是尸体,陈刚和勾尺两人早就不见了踪影。

  前方为首黑衣人和武成益僵持不下,两人已经到了白热化。

  “阿弥陀佛!”

  一直站在角落的千叶禅师微微谈了口气,“阁下应该是血门宗主焦施主,这一手血炼千魂锁,果真是狠辣无比。”

  “老秃驴,没想到爷爷的名字都传到了净土。”为首黑衣人大笑了起来。

  “焦尺行,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。”

  武成益脚步微微一退,手中的金刀冒着灼灼热气。

  “爷爷胆子一直很大。”血门门主焦尺行冷笑道。

  “找死!”

  武成益双目如电,手中金刀再次斩出。

  那刀光劈闪,似乎带着虎啸龙吟一般。

  “锵锵!”

  焦尺行手中血炼一卷,将那刀光锁的死死,使其动弹不得。

  “焦施主,你此番杀戮实在是太多了。”

  千叶禅师双手合十,一道金光从其背后浮现而出。

  五尺御魔!大智慧!

  那光圈如小小山峦一般,闪烁着熠熠光芒,犹如万箭齐发,直射向了焦尺行。

  两者联手下,焦尺行顿时不敌,尤其是那千叶禅师的五尺御魔,光圈袭来的瞬间,焦尺行便心生恍惚。

  “噗嗤!”

  武成益眼疾手快,手中金刀连续斩出。

  “哇!”

  焦尺行血炼直接破碎,黑袍中吐出一口黑血。

  “老秃驴,你敢插手我圣门之事?不怕恶了净土与我圣门关系?”

  魔门是王朝中人称呼,而魔门中人自称为圣门,而且出了大燕王朝,那魔门便不是被通缉的宗派,与其他宗派并无两样。

  “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

  武成益笑道:“焦尺行,你魔门作恶多端,连佛门都忍不住出手了。”

  焦尺行恼怒不已,但是心中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  两人联手,自己万万不是敌手。

  “血门之人,撤!”

  想到这,焦尺行身躯一退,一团血雾将其笼罩。

  “大师,这焦尺行想要遁走,我们拦住他。”

  武成益哪里会让焦尺行这个血门宗主逃脱,当下手中金刀发出虎啸之声,再次劈斩而下。

  千叶禅师双手合十,背后又是浮现一道紫色的光芒。

  五尺御魔!大慈悲!

  “吼!”

  但就在那虎啸落下一刻,一道强悍的气机从远处迸射而来,挡住了致命的刀光还有那五尺御魔的大慈悲。

  其余黑袍人也不敢恋战,纷纷向着远处仓皇逃去。

  “现在想走!?”

  武成益恼羞成怒,手中金刀大开大合,数十个黑袍人直接化成了血雾,变成了刀下亡魂,只有寥寥几个血门高手逃窜。

  “可恶!”

  武成益看到焦尺行离去的背影,忍不住低吼了一声。

  魔门人宗三十六宗之一的血门宗主,若是抓住了,那可是足以轰动整个南华州的大功绩,没想到却让他跑了。

  “看来那焦尺行还有命数。”

  千叶禅师低声说道。

  “方才多谢大师出手。”

  武成益深吸一口气,要不是千叶禅师出手,他未必是那焦尺行的对手。

  千叶禅师笑了笑没有说话。

  佛门若真的要进入大燕王朝,自然要遵循王朝律法,迎合人皇的一系列措施。

  而且此番助武成益一把,不仅得到武成益一个人影,顺便还清洗了一下嫌疑。

  “那最后一道气机,大师可察觉出了什么?”

  武成益想到最后出手就走焦尺行的气机,忍不住问道。

  “是一个高手。”

  千叶禅师摇了摇头,“具体是何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  武成益听闻,眉头微皱,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施良身躯摇摇晃晃,只觉得大脑有些空白。

  方才一口气吞服了三粒生血丹,他这身体完全受不了。

  强咬了咬舌尖,保持一丝清醒。

  “良哥,良哥,勾尺他好像快不行了。”

  这时,满脸血污的陈刚焦急走了过来。

  “带我去看看。”

  施良听闻连忙道。

  陈刚带着施良来到了勾尺身边,此时勾尺心脏中了一剑,鲜血直流,气息十分微弱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毙命。

  “这一剑太致命了。”

  施良深吸一口气,从腰间拿出了一粒护心丹。

  这护心丹属于七品丹药,乃是施良花了七百功绩点兑换的,他一直留在腰间,以往万一,没想到今日派上了用场。

  给勾尺服下了那护心丹后,施良又输送了一些气血,随后道:“你先扶着他会营寨休息,看能不能撑过今晚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陈刚低声道。

  此刻的他,早就没有下山时的激情四射,尤其是今晚对战血门高手。

  不说几个司农,就连那城隍卫都是死了数个。

  看到陈刚和勾尺离去,施良深吸一口气,走到了那黑衣人面前,用刀掀开了黑袍。

  一个普通中年人的面孔,施良思虑了片刻,他知道自己绝对没有见过此人。

  “血门,难道上清门灭门惨案是魔门所为?”

  施良眉头微皱,方才焦尺行逃窜的一幕,他自然也看到了,不过魔门为何要对上清门下手呢?

  难道其中有什么秘密不成?

  “哄!”

  就在施良沉思的时候,体内气血陡然爆发开来,向着筋骨之内涌去。

  “没想到这次危机竟然助我突破.....”

  施良双眼一闭,随后立马盘坐下来。

  .........

  上清峰数十里,一座静谧的林中。

  焦尺行坐在一颗树旁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  “我看你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。”旁边一个道人冷淡的道。

  “要不是那秃驴在,武成益未必是我的对手。”焦尺行冷哼道。

  道人走到焦尺行面前,淡淡的道:“你此举冒如此大的风险,莫不是为了我道门那一点微薄的气运?”

  这道人不是别人,正是真云道人。

  “气运之际,有缘者得知。”焦尺行闭上眼道。

  “我看你是松花蛋滚下秤。”

  真云道人双手背后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焦尺行凝眉道。

  真云道人嗤笑道;“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。”

  焦尺行听闻,顿时恼怒道:“真云,莫要以为你救了我一条命,便可以对我呼来喝去。”

  “我若是不来,你定会被那千叶和尚度化了。”

  真云道人淡淡的道:“那千叶禅师来自净土雷法寺,此次前来南华州,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佛门东渡之事,若是顺便铲除了一个魔门人宗之主,那更是为佛门东渡之事锦上添花了。”

  “佛门东渡?”

  焦尺行也是明白人,当即嘴角露出一抹冷笑,“看来人皇是受不了道门一家独大了。”

  真云道人说道:“我道门的事情不用你操心,你还是多操心一下你们魔门的事情吧,三大天宗,两大宗主不知所踪,只有上官海一人支撑,眼看好日子就要到头了。”

  焦尺行嘴巴张了张,想要反驳什么,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,只能哼了一声。

  “此次上清门之事,你们可知道凶手是何方势力?”真云道人凝声问道。

  焦尺行讥讽道:“连神通广大的道门都不知道,我小小人宗宗主哪里晓得。”

  “也是,是我太高看你了。”

  真云道人摇了摇头,“你好自为之吧,我救你这一次,完全是看在师叔的面子上,下次就没有了。”

  说着,真云道人便消失了在林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