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二一章?交给小阿遇

作品:骑遇|作者:飘荡墨尔本|分类:综合类型|更新:2019-10-11 07:19:06|下载:骑遇TXT下载
  对于宦享大哥哥的奥运梦想,小遇遇是认真的。

  除非宦享哥哥找到了备用的五星马匹,否则【本色信仰】就不能出任何一个人为的意外。

  因为白天不在家,而且还让帅爸爸在下午六点【本色信仰】出来活动的时间,让心肝小匠匠失去了马生自由。

  小遇遇很是内疚和自责。

  和【摇滚铁匠】腻歪起来,也是没完没了的。

  搞得原本就有些忐忑的齐铁川和Ada,心里面七上八下的。

  “你说这小宦先生,到底能不能顺好我们小阿遇的毛啊?”

  “怎么这么久还不进来吃面啊?”

  “两个人都进了马房,咱们也偷看不了了。”

  “亲亲爱爱的川川,要不你还是去偷听看看吧……”

  A妈越来越放心不下。

  饶是她经验再丰富,她也不能代替小遇遇去处理感情问题。

  看得到的话,还能引导引导,看不到,可就不知道都会发生什么了。

  “我们一起去吧,不偷听,光明正大地去。”齐铁川这么有职业操守的铁匠爸爸,怎么可能真的去偷听呢?

  “不不不,你去,光明也好,黑暗也好,亲亲爱爱的你先去探个路。”

  “万一我们小阿遇正在气头上,我就先避一避,等到她喷发完了再出去。”

  “我现在是心有戚戚焉,然心戚戚矣。”

  Ada忽然有点不确定,自己昨天晚上到底是做了好事还是坏事。

  “那行,老公先去给你探探路。”齐铁川是好爸爸,也是好老公。

  对女儿和老婆提出来的明确要求,基本上都不会拒绝。

  齐铁川探路的脚步还没有迈出厨房,外面就传来了齐遇的声音:

  “帅爸爸,我今天先不吃宵夜了,我要和宦享哥哥带【摇滚铁匠】出去溜达一下。”

  “小匠匠被关了这么久都没闹脾气,应该要奖励一下的。”

  听到齐遇话里面的愉悦情绪,Ada飞也似地从厨房冲了出来。

  “我们小阿遇回来啦,托小宦先生的福,我今天不用接你,就上楼洗了个澡,才知道你回来这么久了。”Ada找了个这个时候跑出来的借口。

  “你刚从浴室跑下来?”齐遇笑着问Ada。

  “是啊,你看把我给喘的。”Ada做了一个深呼吸。

  “你洗完澡为什么头发是干的?”逻辑遇提问。

  “我吹干了呀,你爸说头发不吹干容易头疼。”Ada深呼吸 2。

  “你刚洗完澡怎么身上一点沐浴露的味道都没有,反而有一股面周三宵夜三鲜大排面的味道?”逻辑遇提问 2。

  “怎么可能?不可能,你一定是闻错了。要不然就是我最近换了三鲜味的沐浴露。”Ada深呼吸 3。

  “A妈,你可真有创意。”齐遇笑过之后,就没有再追问。

  连三鲜味的沐浴露都能编的出来,Ada还有什么理由是编不出来的。

  心虚成这样,也是没谁了。

  Ada心里想着,齐遇可能不来就是要找她算账的。

  在这样的前提之下,她肯定是不能再错上加错的。

  这一次,Ada算错了自己的继女。

  小遇遇可是满心想着要怎么奖励一下自己这个热情似火的继母。

  能够让爱情小白认清自己的内心,少走很多弯路,那可不就是大功一件?

  如果带着各种误解和懵懂,让宦享大哥哥去了新西兰。

  谁知道中间会发生什么事情呢?

  “我带【摇滚铁匠】先去找【本色信仰】玩一会儿。”

  “我认真看着,你先去把面吃了。”

  “你吃碗面到育马场找我,我们再带【摇滚铁匠】压马路,这样可以吗?”

  宦享提出了一个折中的解决方案。

  他不希望因为自己,打扰了齐遇和齐铁川的亲子时光。

  宦享一直都觉得齐铁川看自己的眼神,时而友好,时而敌对。

  就是那种写满了“看你表现”的眼神。

  宦享如果是和齐遇一样的十八岁,肯定是读不懂齐铁川的眼神的。

  虚长了十岁,那也绝对不是白长的。

  一来就住人家里,没几天就像穿走人家视若珍宝十八年的小棉袄。

  这样的事情,搁哪个爱女心切的爸爸身上,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过去。

  “那你可看紧了呀~你自己看着,可是要后果自负的呀~”齐遇听完宦享的建议,也是觉得自己应该照顾一下帅爸爸的情绪。

  她倒是没有想到过,有一天,帅爸爸也会和Ada一样期待二人世界的尽早到来。

  男人总是会变的,就算那个人是你爸爸,也不能例外。

  “行,要不要我出具一个免责声明,就和被凌迟的那个一样?”宦享又把话题扯回到了齐遇回来路上最开心的时刻。

  “要得,要得,你最好搞些空白声明,就和空白支票一样。”

  “你签名就行,内容或者是数额这样的小事,就不麻烦宦享哥哥了。”

  “你的手是用来抓奥运马缰的,写字这种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事情,就交给小遇遇好了呀~”

  齐小遇同学的情绪,确实也因为宦享的这个问题,回到高点。

  “你开玩笑也要有个分寸。”帅爸爸习惯性地开始教育小遇遇——女孩子要有礼貌。

  “就是说啊!”Ada开始附和。

  只不过她附和的不是齐铁川而是齐遇。

  “我们小阿遇的字,那绝对是没话说的。”

  “没有技术含量的,不需要亲笔签上才有法律效力的那些字,交给小阿遇,准没错。”

  Ada的求生欲,空前地高涨。

  “A妈,我看你好像也挺累的,你要不要去洗个澡,早点睡啊?”齐遇一脸诚挚地关切。

  “要得,要得!”Ada也学着齐遇用四川腔讲话。

  齐遇的闺蜜妈妈非常高兴。

  这个关切的表情,是小遇遇决定既往不咎,让Ada赶紧洗洗睡的信号。

  两声“要dei~”,代表了母女俩的心照不宣。

  等到Ada上楼了,齐遇在进门之前和宦享说:

  “宦享哥哥,那我先进去吃面啦,大概十五分钟之后去找你呀~”

  “从我家去育马场,可有一两百米呢~“

  “你这初来乍到的,可千万不要迷路了才好呀~”

  齐·皮了一下·遇首次上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