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百七十一章 国学府年中测试(求订阅)

作品:妖神传说之落樱|作者:我是李木米|分类:综合类型|更新:2019-10-14 15:57:18|下载:妖神传说之落樱TXT下载
  木云澈将马车停在司落樱面前,见她未动,便似笑非笑的问司落樱是不是等他抱她上来?

  司落樱没好气的顶嘴道了一句“我腿脚又没断”,然后爬上马车。

  木云澈看着司落樱爬上马车嗤笑道:“我是担心你腿太短,爬不上来。对了,还没祝贺你成功突破到入神级别,恭喜你距离彻底摆脱冥王府又更进了一步。”

  木云澈又变回从前那般嘴巴贱,喜欢挤兑人的样子,司落樱不免鼻子发酸,眼眶湿润,强忍泪水反击道:“就你腿长,跟两根筷子似的。你不知道老人们说过吗,像你这样的筷子腿,最是没福气。”

  木云澈忽然表情哀伤的叹了一口气:“是啊!我就是没福气啊!福气也不知道被谁偷走了?”

  司落樱有些尴尬道:“我只是开玩笑,你这么认真做什么。我又不是掌管人财运福气的福禄寿星官,哪可能说你没福气就没福气了。”

  木云澈忽的笑了,伸手点了一下司落樱的琼鼻:“逗你玩的。”

  司落樱噘嘴,问木云澈能不能正经点儿?

  木云澈展开双臂,依靠在马车上,道了一句“回家真好!”

  司落樱将这话听在耳中,心里有些怪怪的感觉。

  她自从进入到冥王府内之后,似乎一直从未感受到家的温暖。

  当年木寒水将还在襁褓之中的她带进冥王府之后,便把她交给奶娘和红桃照看,过了好几年都不曾过问。

  奶娘嫌弃她在冥王府没有地位,待她不好,将思卿苑一些值钱的东西偷偷全都搬运出府之后,便迟了工作,将她丢给同样还是一个孩子的红桃独自照看。

  那时冥王府上下,除了红桃,全都拿她当空气,当透明人。

  而当透明人还是好的,否则像是天生与她八字儿不和的木槿花,没事儿就跳出来欺负她、贬低她、谩骂她这样的人再多几个,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冥王府好好的活着长大。

  后来,木云澈来到了冥王府,带着冥王府木寒水的命令,严格交代她们修行。

  虽然,她时常被木云澈挤兑、嘲弄、体罚,但过得还算轻松。

  反正她早就喜欢了苦中作乐,也就不觉得苦、觉得难了!

  只是,她从未对冥王府有过家的感觉。

  而至于家究竟是一个什么具体的感觉,她也不是很懂!

  她只是觉得,家里应该有着思念着她,而她因为这份思念,无论在天涯海角,无论遇到什么困难,都会全力的回到家中。

  家应该是温暖的、幸福的、温馨的。

  令人流连忘返,念念不忘!

  司落樱忽然想要与木云澈有个这样的家。可是,她思念着的混蛋把她给忘了。

  司落樱眼中闪动着泪花,她此刻忽然有些搞不懂,自己到底是想要一个家,还是想和木云澈在一起?

  不过她很快就想明白了,心中笑骂自己真是太傻。只要与心悦之人在一起,无论身处何地,那便是家!

  司落樱想通之后,一双大眼睛不由自主的盯着木云澈,木云澈也微笑着回视她的目光,道了一句:“你眼睛里面有眼屎。”

  司落樱急忙用袖子擦眼睛,木云澈朝旁边挪动,远离司落樱,嫌弃道:“真脏。”

  司落樱真想捶木云澈一顿,然后放声大哭,哭一个昏天暗地之后,彻底的把木云澈这个混蛋忘记。

  木云澈将自己的手帕递给司落樱,并提心道:“不要擤鼻涕。”

  司落樱没接,赌气的缩在马车里面,木云澈将手帕叠好,正要放回怀中,却被司落樱一把抢了过去。

  司落樱将木云澈的手帕放在鼻子上,用力的擤了一下鼻涕,然后捏着手帕一角递给木云澈。

  木云澈嫌弃道:“不要了,送你了。”

  “谁稀罕的你的破手绢。”

  司落樱一般嫌弃的说着,一边将手帕折好,塞进袖子里面。

  木云澈见此,没好气的笑着道了一句:“真是小孩子脾气。”

  司落樱哼了一声,心情变好了很多,她觉得现在这样也不错,最起码,她与木云澈没有生死离别,他还在她的身边!

  而且,等她原谅他忘掉自己的事情,迈过心中的那道儿坎儿之后。说不定,她会鼓起勇气追求木云澈,这也未可知!

  不过,说不定等她过两年长开了,变漂亮了,木云澈自然而然就会被她迷住了。

  到那时,只要她随便勾动一下手指头,便能手到擒来了!

  司落樱臭美的胡思乱想时,马车行驶到了国学府,她立即心情大好的哼着小曲跳下马车。

  木云澈也随后跳下,伸手拍了一下司落樱的脑袋警告道:“你最近消停一点儿,不要落得和木槿花一样的下场。”

  司落樱双手捂头噘嘴道:“她那是自作自受,怪不得别人。”

  “你还没有去看过木槿花吧!她身上的伤有些奇怪。反正你最近老实一点儿,不要惹事儿,也不要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走得太近。”

  司落樱狐疑的看着木云澈:“木槿花身上的伤怎么奇怪了,难不成,她是被人打伤的?还有,谁是不三不四的人?”

  木云澈还未张口回答,七皇子巫马臻忽然笑呵呵的走了过来,热情的与司落樱和木云澈打招呼。

  木云澈看了巫马臻一眼,不发一言,转身离开,司落樱忍不住呼唤木云澈道:“小澈,你把话说清楚再走啊!”

  巫马臻看了离去的木云澈背影一眼,然后笑着对司落樱恭喜道:“小樱,昨天没来得及祝贺你。恭喜你成功突破。”

  司落樱笑着摆手道:“小意思。大家不都成功突破了嘛,同喜同喜。”

  “那怎么能一样,咱们这一批人当中,就只有你一个人在突破成功时是直达入神二级。果然当初山长大士破格让你通过会试,是独具慧眼。”

  司落樱谦虚道:“只是运气好而已。”

  二人一边说话,一边穿廊过巷,迈步走进了青荷堂。

  端坐在后面,原本正在练字的秋婧宸,在看到司落樱后,立刻阴阳怪气道:“司落樱恭喜你啊!果然你们冥王府的人,都是有些本事的。”

  自从秋婧宸上一次找司落樱谈话,一反常态的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后,司落樱就觉得秋婧宸变得有些古怪,好似换了一个人一般。

  也不知,她原本就是这般性子,只是从前掩藏的太好;还是,她也中了如同木云澈中的魔族诅咒暗魂,魂魄换成了另外一个人?

  司落樱朝秋婧宸笑了笑,回了一句“多谢谬赞”,便没再说什么,安静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  木绒花正在与木棉花聊天,看到司落樱,立刻笑着打招呼,仿若之前二人没有发生任何不快一样。

  也因此,司落樱再次感叹木绒花表面功夫做得真好,她当初怎么就没有看出来,木绒花是这么一个表里不一的人。

  木棉花看上去状态很不好,脸上没有一丁点儿待嫁新人的喜悦,反倒是没精打采,面色愁苦,就像是知道自己要被卖到极南蛮荒之地去挖矿藏一样。

  司落樱有些担心,上前询问木棉花可还好?

  结果木棉花忽然惊恐万状的跳起,然后连连向后倒退,险些被绊倒,仿若看到洪水猛兽一般,把司落樱也给骇了一跳。

  木绒花上前环住木棉花,轻松安慰道:“五妹妹别怕,落樱姑姑不会害你的。”

  这话听上去,好似司落樱平时对待木棉花极不好一样,引得周围的人全都朝司落樱投去不太友善的目光,司落樱不禁蹙起眉头。

  秋婧宸看了一眼木氏姐妹,又瞥了一眼司落樱:“国学府什么时候变成戏班子了,一个个的,还都真会演戏。”

  司落樱十分担心的打量着木棉花,觉得她的状态太不对劲儿了,这才几天未见,怎么就会变成这种七魄悠悠的模样?

  虽然木棉花本来就十分胆小,但也不至于有人与她搭讪,就吓得仿佛看到老虎张着血盆大口朝她扑来一般。

  木棉花的变化令司落樱百思不解,还有秋婧宸的古怪也透着诡异,司落樱觉得,她想要按部就班的在国学府好好修行,恐怕没那么容易。

  叶宁居士如往常一般给大家讲了一些修行知识,然后宣布,明日要举行青荷堂低级班的年中测评。

  测评分为“甲、乙、丙”三等,甲等前三会有奖励,而丙等成绩最末的一位,将被劝退。

  众人闻言哗然,万万没有想到,入了国学府并非万事大吉,竟然还有劝退除名这一说,很多人立刻表示出了不满!

  七皇子巫马臻让大家静一静,说修行资质差的人被除名也很正常,反正就算不被劝退,到时也是不可能被仙山名门挑走,早走晚走都一样,没什么好争论的。

  一些人觉得巫马臻说的十分有道理,而大多数人都觉得巫马臻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他堂堂的人族皇子,即使被赶出国学府,仍旧能够好吃好喝,无忧无虑的过完一生。

  但是其他人都是拼死拼活,竭尽全力才走到今天这一步,绝对不能后退。

  记住手机版网址: